新闻动态   News
    无分类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第八零六章 最后的疯狂

2017-12-7 20:47:44      点击:

  从营火的范围看,汉王军的大营,已经比从前缩小了许多。因为半个月下来,光战死的汉王军官兵,就达六万人之多!已经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了……

  这会儿,晚饭时间过去了,将士们吃过饭倒头便睡,这些天下来,每个人都疲累到了极点。起先,他们还会做噩梦,到现在,连做梦的力气都没了……

  偌大的营地里,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但汉王军的高级将领却一个都没睡,他们齐聚朱高煦的大帐中,忐忑不安的等待着。

  晚饭前,汉王传令说,www.sss996.com饭后众将集合大帐,说有要事宣布。然而苦等到现在,也没见王爷的身影。众将不禁小声瞎猜起来,猜什么的都有。不过虽然只能瞎猜,但有一点是确定,那就是一定没好事儿!

  众将等的心焦如焚时,门帘掀动,朱高煦终于出现了。大帐中一下子针落可闻,众将的目光齐刷刷投到汉王身上:“王爷!”

  “起来吧。”朱高煦看着众将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道:“把你们叫来,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众将大惊失色,旋即却又一阵狂喜。要是皇帝死了,这大明朝不就是汉王殿下的了!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那皇上现在……”

  “啊!”众将闻言,感觉全身都燥热起来。李茂芳大声嚷嚷道:“王爷!咱们得赶紧挥军北上啊!要不然赵王就会摘桃子!”

  众将本来还想装一装样子,但见李茂芳说破了,索性也就不装了。便纷纷附和道:“是啊王爷,咱们得赶紧北上,不能被别人捡便宜!”

  “好!”朱高煦点点头,沉声道:“我们确实没时间了,明日,本王亲自指挥,一定要拿下镇江城!”

  “说实话?”朱高煦狼眉一挑,冷声道:“告诉他们皇上福大命大,化险为夷了?”说完,他怅然叹气道:“只要一告诉他们,人心立马就散了,明天你还能看到几个都不好说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朱高煦点点头,面无表情道:“但我更知道,镇江城撑不到明天了!”他顿一顿,“所以只要现在不说,孤就还能拿下镇江城,打败朱高炽!”

  说着朱高煦的脸上,浮现出一种病态的怪笑:“咯咯,你没看那帮家伙,一个个都打了鸡血似的,明天肯定会拼命攻城的!”说着放声大笑道:“朱高炽!你的死期到了!”

  “可是王爷,”王斌却一点儿高兴不起来,幽幽道:“就算拿下镇江,杀了太子又怎样,下一步您打算怎么走?”他对战胜朱棣可是半点信心都不看,哪怕是朱高煦领军,恐怕只要皇帝一出现在军前,汉王军就会望风披靡……

  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朱高煦不负责任道:“本王不是没把话说死吗。大不了拿下镇江后,再告诉他们,皇上福大命大,没死了呗。”

  “王爷!”听到朱高煦轻佻的语气,王斌眉头紧皱道: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,还是早作打算的好。”

  “那你自己想去吧。”朱高煦长身而起,灯光晃动,照得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,分外的诡异。只听他怪笑道:“跟你说实话吧,比起自己当皇帝这件事,孤更在意的,是不让老大当成皇帝。”说着他咯咯一笑道:“眼下虽说行刺失败,但是没关系。因为父皇远在北京,想救他都来不及!”

  在王斌震惊的目光中,汉王殿下张开双臂,满脸痴狂的大笑道:“当不上皇帝不要紧!只要能亲手葬送老大,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

  “王爷,还需三思而后行啊。”此刻的王斌,心里头是翻江倒海。暗暗大叫道:‘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,押在这个疯子身上,简直是蠢到家了!’

  “不敢?”朱高煦向前一步,王斌感觉像座山压了过来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“看来心里真的失望了!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朱高煦好像接受了他的说法,神情缓和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等拿下镇江再说吧。”

  汉王殿下单手卡着王斌的脖子,把他举了起来,看着他眼里的乞求之色,面无表情道:“明日的决战,本王不允许任何人破坏!”

  “本王也想相信你,可还是死人的嘴巴,更严实一些。”朱高煦手上加劲儿,王斌两眼渐渐泛白,挣扎也没了力气,最终像面条一样垂下手脚,死了。

  汉王这才松开手,丢下死鱼一样的王斌。他一边活动着那只刚杀了人的手,一边冷冷道:“看够了吧,那就出来吧。”

  “很简单,您的弟弟背叛了你,准备让你一个人背黑锅。”纪纲一针见血道:“所以他才会封锁消息,想让你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屁感情!”朱高煦冷声道:“老三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留着他,还可以继续给我父皇添堵,干嘛要帮朱瞻基除掉一个冤家?”

  “没了。”朱高煦闷声道:“要是我的十几万大军还在,也不是全无希望。”汉王重重一叹道:“谁知道打个小小的镇江城,就折损了半数以上,拿什么再跟父皇斗?!”说着他看一眼纪纲道:“所以老纪啊,别做白日梦了。还是抓紧时间,有怨抱怨、有仇报仇吧!”

  “点天灯?”朱高煦摸着下巴笑道:“好主意。”说完他看看纪纲道:“你有什么仇家要料理?”不待纪纲开口,朱高煦就替他回答道;“王贤。”

  “不错!”纪纲咬牙切齿道:“老子落到这一步,全是拜他所赐!能让他死在前头,我也可以瞑目了!”